龙白

喜欢随便写点什么

炎凉

阅读前提示:本章有少量空短。预警预警预警。
悟饭终于出场系列。

惯例艾特合作小伙伴 @MZM木子铭

正片 3 本章作者:龙白

  第三章( by.龙白 )

  三年后。

  深夜,大楼里安静得让人想象不出白天时的嘈杂,他走过漆黑的走廊,在踏上楼梯时有人叫住了他。

  “短笛你去哪?”

  通往天台的路娜美克星人走的很慢,因为那群赛亚人住在顶楼,想要避开他们的就必须小心翼翼,尽管,他很讨厌这样。

  但是无论他如何小心,他都逃不过那个最强的赛亚人的眼睛,卡卡罗特,或者叫他悟空他会答应的更快些。

  “和你无关。”娜美克星人继续他的脚步,这次,他没有再小心翼翼,反正,卡卡罗特在这就不会有其他人再来干扰他。

  赛亚人靠着墙看着他的背影皱了皱眉头,他并不喜欢斟酌词句也从不在乎他说出的话是否带刺。“怎么与我无关?搞清楚你现在是什么,如果是被研究人员抓回去会怎么样你清楚,所以现在,交代清楚。不然我喊人。”他顿了顿,“或者我亲自动手。”

  最后半句话成功阻止了娜美克星人的脚步,他回过头毫不掩饰脸上的怒气死死盯着卡卡罗特,他咬着牙,紧握着拳头,两三步冲下来抓住那人的衣襟使他双脚离地。

  “我要去吹个风!满意了吗!”

  他并不在乎那些研究员的电击和一些药物实验,咬咬牙坚持一下便过去了,实在严重大不了就是眼前一黑昏死过去醒来也就因为自己的体质全部恢复甚至不会觉得疼痛。

  但是卡卡罗特不一样。

  他虽然有地球人温和的一面,可以说是赛亚人里的“慈善大使”,但是同时,他也把赛亚人的残酷发挥的淋漓尽致。他就像是两个灵魂拥有同一具身体,并且两个灵魂相互协调得非常好。他在他的亲友面前永远是傻乎乎笑起来很灿烂很温和的孙悟空,而在他面前,他就是那个残暴的卡卡罗特。

  身体被贯穿的疼痛仿佛还在昨天,他想推开身上的人却换来更深的侵犯。他在那之前,一直认为孙悟空可以让他去信任,然而在他看到卡卡罗特之后,他从心底对这个赛亚人产生了一种名为“恐惧”的情绪。他虽然可以快速愈合身体上的伤口,但是,心里的伤口他没有办法。

  就算是这样,短笛自己都没发现,现在的他只有在他面前才会去表现出自己的喜怒哀乐。

  伤到了极致,他还是对他有一丝残存的信任。

  “不满意。”卡卡罗特拍开他的手整理了一下衣服,他笑着看了短笛一眼,那笑意从不曾达到眼底,“我和你一起去。”

  “……”短笛不再理他,自顾自走上天台。

  “别这样嘛。”卡卡罗特超过了他,胳膊一撑坐上天台边的高墙上,他抬头看着天空,低下头时,脸上是温和的笑容。他黑亮的眼睛闪着光,短笛知道,此时这是孙悟空。

  “我明天给你介绍一位小朋友。”

  “哼……神经。”

  短笛不说,孙悟空也没有察觉,有什么在悄悄发生。

  今晚,短笛最后一次对孙悟空说了谎话。

  他回到实验室里躺回自己的床上,仪器又开始运作,尽管孙悟空已经拜托人把对他用的机器全部做成无噪音版,他还是听得到一丝微弱的嗡嗡声。不得不说,令人恼怒的声音。

  孙悟空坐在了他旁边看着他,短笛看不清他在黑暗中的表情,狠狠地瞪了他一眼转过身背对着他,“滚。”

  然而对方没有说话,只是手放在他的肩头,慢慢地,轻柔地抚摸着他的身体。

  短笛浑身一僵。

  那些不堪回首的画面在他脑海中闪过,那个人压在他身上,带着他从没见过的陌生的笑容,本来黑亮的眸子也蒙上了一层阴霾。

  “让我来惩罚你这个不懂事的小东西吧。”

  他挣扎着,从未有过的恐惧顿时吞噬了他的内心,他护着自己的衣服,然而不过是徒劳,仅是片刻,便不着片褛地躺在男人身下。

  那时,没有温柔没有疼惜,仅是一场发泄般的翻云覆雨。

  感觉到了他的抗拒孙悟空的手便离开了他的身体,短笛听到他叹口气。

  “好好睡吧。”男人轻声说,“我希望你记住,无论你想做什么,我都会支持你。”

  然后,他离开了。

  短笛一个人在漆黑的实验室里瞪大眼睛看着窗外的天空,孙悟空的话更是加深了他想要逃离这里的念头。既然有这样一个强大的赛亚人支持,不逃才是傻瓜。

  在三个月前,研究员们提到了“龙珠”。在短笛模糊的记忆中,他知道有这么一个东西,那是娜美克星人的骄傲,能够实现愿望的神奇珠子。而研究员们能够同意孙悟空不着边际的想法——“复活娜美克星人”估计也是为了“龙珠”。

  短笛无法制造龙珠,他并不属于那一类娜美克星人,所以那些加在他身上无用的实验无非就是单纯的酷刑除了让他感觉到痛苦没有任何其他作用。而且,用他的基因研究出来的,所谓的娜美克星人也不可能会制造龙珠,到那时,知道真相的他们必然会对自己不利,就算是孙悟空,可能也很难护他周全。与其坐以待毙,不如逃走。

  他闭上眼睛,他知道什么时候这里的防备最薄弱,早晨会有人来送水,那个时候,是他唯一的机会。

  孙悟饭听说父亲要给他介绍一个新朋友高兴的不得了,早晨起的很早也不管父亲是不是准备好了就跑出了家门往实验室的方向跑去。

  跑到一半他听到他父亲在喊他,紧接着,前方也传来什么东西破碎和一个女人的尖叫声。

  顿时警报声响起,大楼里乱作一团,孙悟饭被吓到呆在原地,豆大的泪水也就不受控制的开始流了下来,他站在原地哭闹,有人冲过来抱住了他把他放到了柜子后面。

  “安静。”

  他止住哭声,抬头看到自己父亲一脸严肃地看着自己,“悟饭乖,我一会回来找你,待在这别动。”

  说完,孙悟空向动乱的方向跑去。

  孩子抱膝坐在地上靠着柜子抽泣,那边还在闹,有一大群人向这边冲了过来,悟饭惊恐地看着他们手里的枪。

  他听到有人在喊不要动,他也听到他父亲的声音好像在劝说什么,接着一股强大的气爆发,顿时大楼恢复平静。

  孙悟饭从柜子后面探出头来,他听到他的父亲正在大声说些什么,那些拿着枪的人也在后退。他慢慢离开了柜子的庇护,就在这时,有人飞快地跑了过来。

  “短笛!”

  “快!拦住他!”

  “不要杀了他!”

  “别开枪!”

  “悟饭!”

  他不知道发生了什么,只知道父亲的呼喊,只知道有人抱住了他,一片温热,他看到那人流血了,他伸手想去摸,却被他丢到了一旁,接着那人撞碎玻璃飞出了大楼。

炎凉

阅读前提示:这一章的悟饭依旧在待机中【…】
cp:主饭短微空短
本章作者 @MZM木子铭

正片 2【木子铭】
    第二章
  “我想复活那美克星人”
  也不知道是突发奇想,还是出于赛亚人将那美克族灭种的愧疚感。他说出了这句不切实际的话。
  也难怪,悟空本来也就是那种给人感觉一身正气的存在,何况现在是和平时代。做些什么弥补一下战争时期的过错也算将功补过。
  “喂,悟空,你难不成忘了?那美克族在几年前就被你们灭族了啊,这根本就是无稽之谈啊。”
  悟空不耐烦的皱了皱眉,叹了口气:“是,我知道,但。”
  “好,我听你的,不过悟空,你要想好,若真的复活了天知道那美克星人会怎么样。那些疯狂的实验家可是什么都做得出来的——你忘了那个人造人沙鲁了?”
  “好了克林,难不成你还不了解我么?”赛亚人又回到了那种让人觉得像大孩子,又非常亲和的感觉,“难不成……你怕了?”
  “……!”克林被问到点上了,但是只是装模作样的直了直腰拍了拍胸脯 理直气壮的说“哪……哪有!,我可没有那么胆小!”
  “都走了大概五六个小时了,悟空,你到底在找什么地方啊?”
  “好了克林,就快到了。”悟空指了指前面的一片枯竭的河床,虽然已经有数年的冲刷 但是一片血腥与战火交织的气味还弥漫在空气中。
  “这里是……?”
  “在那美克星最后一次战争的地方。”悟空顿了一下,私说非说的“我亲手杀了最后一个那美克星人。”
  “啊!”克林猛的一敲手,“确实 如果想要找残留的话来这里是最好的,看不出来啊,悟空原来你还知道这个。”
  “不 只是我只知道这个地方的路线而已”
  ……
  “悟空,你快过来”
  悟空和克林在干枯的河床里寻找了很久,最后才有一些结果。
  悟空着急忙慌的赶紧过去,是货真价实的一颗蛋 乳白色的蛋壳看起来有些年头了 果然可以存留很久。
  悟空有些忐忑不安,因为这颗蛋说不定已经没有生机了.不过还是打起精神抱着试一下的决心。
  “带着蛋回去吧。”
  ……
  一晃就是半年,复活那美克星人的计划最终落幕 出人意料的 进度十分迅速。
  “这就是那个复活后的那美克星人?”
  作为记者的饮茶带着他的助手普洱得到上面的指令,第一时间过来发掘这条种族复活的新闻。
  他透过特质的玻璃窗看去,那个绿色皮肤长耳朵的应该是了没错,不过……他不理解 为什么要在那美克星人身上扣上枷锁。
  “是啊,孙君那家伙不知道从哪弄的基因 也出乎意料的成功了。”利落的蓝色短发以及一身白大褂,标准的女性研究员的装扮,但是谁也没法想到,其实这位看似平常的女性其实是全球首富的女儿 布尔玛。
  记者的惯性,饮茶本来想拿出相机拍几张照,结果被布尔玛制止。
  “据我们现在了解,他并不喜欢摄像头对着他 就连本来用来观察记录的摄像头都被他炸掉了。”
  “啊哈哈…这样啊,不过他的话 只是幼体吧?”
  “你可别小看他们种族的生长能力,据说有一种类型的那美克星人 可以在三年内成长到对我们来说成人的状态”
  ……
  记者再三的考虑,决定这事没有对外公布,因为还是想保持隐秘性,而且没有人想在这复原的实验里出差错,毕竟复原一个种族那简直就是天方夜谭。
  况且……他从复活后的那美克星人眼里,看见了地狱般的绝望。
  那个那美克星人也体现出了他们种族惊人的生长速度,仅仅是一年几乎就已经有正常人类的青少年之高。
  但是与熟知爱好和平的那美克族记载不同,复活的那美克简直就是一个随时会燃烧的火柴。
  他不喜欢其他人接近,一旦到了比较近的地方就会攻击或是极端状态下的躲避 特别是对一个种族——赛亚人。
  也难怪,毕竟是赛亚人灭绝了他们的种族,但是也是赛亚人复活了他,这也许是一种因果关系吧。
  此外那个那美克星人,从来不说几句话,不知道的还以为复原的时候忘了复原他的嗓音,性格也显得非常孤僻。
  没办法,就算是完完全全的复原,但是历史上的错误还是无法弥补。
  曾经有位唯一给予他温暖过的人问过他知不知道自己的名字,他点了点头 回了一句。
  “短笛”
  是啊,种族灭亡前 最后一个那美克星人的名字,真是巧合。
  不过一些令人发指的电击实验以及强行的药物灌注,让复活后的人儿无法接受,但是他没有逃脱的方法。当那些该死的实验员不在的时候,他又会被关在那个他压根没办法破解的房间里,再加上束缚行动的枷锁。
  在复活后的第三年,他的一个决定。让他的生活开始起了百般的波折。

我好想写晓狗,好想写瑞金,好想写新风,好想写廷新!!!!!
啊啊啊啊啊啊!!!!!!!

炎凉

阅读前提示:和朋友合作的文,龙珠耽美向同人。一人写一章这样。其他……其他也没什么可以说的,就是ooc预警。
cp:主饭短微空短
第一章悟饭还没有登场所以请期待悟饭【…】
艾特小伙伴 @MZM木子铭
《炎凉》
龙白、一铭八枫吹 著

正文:

第一章( by.龙白):

他再三犹豫,还是抬起了笔,随着他的名字的最后一画。终了,这场不知持续了多少年的战争终也到了尽头。  
这场旷日持久的战争在很久以前爆发,那时所有星系无一幸免卷入这场战争。就在这场战争中,一个种族——那美克,永远消失在了宇宙中,在一年后,很多人都有了一个想法:战争,该结束了。  
他们签署了和平条约,就连最为好战的赛亚人也在纸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在这场战争里,这个种族也几乎走在了灭绝的边缘。  
在这之后,每个种族的高层人员们离开了他们千疮百孔的母星,来到了位于宇宙边缘并未受到太多伤害的星球——地球生活。赛亚人们也在地球的生活中发现,混血的赛亚人所蕴藏的强大战斗力。几年之后,赛亚族也慢慢复兴起来。  
一切似乎都开始趋于平静,我们的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嘿,今天飞的很远嘛!”克林笑着坐在副驾驶上翘着腿看着一旁的友人。他们作为搭档已经好几次在宇宙中闯荡,他们有一个响亮的称号:宇宙冒险家。  
“是啊,我想去一个地方看看。”孙悟空心不在焉地说,他看了一眼操作台上的定位系统,“好了,我们到了。”
孙悟空在一颗荒废了的星球上降落,他走下飞船前甚至忘记检测一下这里的空气,克林急忙拉住他,“喂,悟空!”他挡在青年面前皱着眉头喊道,“不检测一下就下去你这是要送死啊!” 
“不会有事的。”孙悟空不耐烦地摆摆手躲开了对方的纠缠,他面无表情地打开舱门走了下去,站在寸草不生的土地上目光望向远处,“我知道这里。”  
“啊?”  
“这里是,那美克星啊。”  
克林走到一半的脚步停下了,他皱着眉看着眼前的人,“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不是已经……已经没有活着的那美克星人了。”  
“我知道,可是我不相信。”孙悟空说的理直气壮向前走去,“我想,也许我们可以在这里找到关于他们的一些东西,我听说,他们是吐蛋的,而吐出来的蛋,可以活很久。”  
“你想干嘛?”  
“我想复活那美克星人。”孙悟空说的无比认真。

Air spirit:

没事瞎jb改图……我真的好无聊啊😂😂😂




……非常规高萌萌😂😂😂






@纤影临水 @二瑟餐盘里的鲑鱼煜🐟 图片也来艾特一下小天使ε-(´∀`; )

【ASL】生活琐事——艾斯的一天

【清晨】
艾斯睁开眼是因为厨房传来的培根的香味,他坐起身回头看着脸贴着柜子抱着被子睡得昏天黑地的路飞叹了口气,完全不打算去思考他的运动轨迹,站起身伸了伸胳膊套了件T恤进了厨房。
萨博把注意力从培根和头上的毛巾分给他一些,艾斯在他不友好的目光中用筷子去戳一旁煎好的鸡蛋的蛋黄。
“什么啊,居然是全熟的。”说着还附赠一个带着抱怨情绪的眼神然后转身离开。
接着,被毛巾击中。
什么烂脾气。挂好毛巾的艾斯气呼呼地想。

【中午】
艾斯瘫坐在休息室里,嘴里叼着咖喱面包一手拿着刚刚马尔科泡的咖啡一手翻看着手机,刷新了几次路飞的动态,发现最新的一条还是十分钟前那条:“中午的猪排饭超棒”后丢开手机,把嘴里的面包拿下来咬了一大口,然后灌了一口咖啡咽下面包。
美味的午饭。
马尔科进来时看到的就是喝着自己泡好的打算中午享受一下的高级咖啡的艾斯,他站在休息室门口握着门把手思考了一会。
绝交之后揍他一顿还是揍他一顿绝交。
“哟,马尔科快来我给你看路飞的新照片。”艾斯举起端着咖啡的手冲他打招呼。
“f——k you……”马尔科回个他一个中指。

【夜晚】
从公司出来时艾斯接到了路飞的电话,对方用十分委屈的声音抱怨着萨博不知去向并且电话也不接。
艾斯看了眼时间,六点半。
按理说,这个时间是那家伙应该下班了在超市买菜的时间,如果不接电话大概又是加班吧……
“我肚子好饿啊!”电话那头的家伙突然炸了,艾斯不得不把手机远离耳朵,“家里没有吃的我好饿啊啊啊啊啊!”
艾斯和萨博在一件事上达成了共识,并且不会因为时间的推移而改变,那就是——禁止路飞吃零食和路边摊。不过虽然是达成共识,可是在实行起来时,萨博严格得简直令人发指,反而是艾斯好说话不少。
艾斯已经坐了半个小时电车,对面还没有放弃。
“就吃一点点。”
“不行!”艾斯并不想松口,万一被萨博撞见他买了零食,那么……
“艾斯……”那边的人突然放软了声线。
并不意外,艾斯被击中了。
“不行。”最后的挣扎。
“特拉男都会给我买!”
……
特拉法尔加!你给我等着!
“不要让萨博知道。”
挂断电话,艾斯突然觉得今天有点疲惫。

【ASL】生活琐事——萨博的一天

ASL
现代同居paro

【清晨】
萨博是第一个睁开眼睛的,他不是被闹钟吵醒而是被他睡相极差的兄弟一巴掌拍醒的。
他移开艾斯的手掌揉着脸颊坐起来,三个铺好的被褥挤在一起,艾斯的姿势明显是想抱住躺在中间的人,而那个人,他们的弟弟路飞已经睡到了他们头正对着的衣柜旁边。
萨博并没有多余的心思去琢磨路飞的运动轨迹,他拎着路飞的被子起身去把他裹上,打着哈欠揉着凌乱的卷发开始他一早晨的忙碌。
在萨博一手拿着毛巾擦着头发一手帮助锅里的培根翻面的时候艾斯出现在了厨房,他对鸡蛋不是糖心的表示不满,嘟囔着离开时萨博对着他的后脑勺扔出了湿漉漉的毛巾。
在早餐摆上桌时,路飞从浴室冲了出来,嘴角还有残留的牙膏。
“好了,赶紧吃早饭然后去工作去上学,抓紧时间!”
唉,忙碌的一天。

【中午】
躲在档案室想偷着睡一觉的萨博被他可爱的搭档揪了出来。
克尔拉带着惯有的微笑扯着他的袖子把他带到他们boss的办公室门口,然后点了下头。
萨博顿时明白了。
他推开门走了进去,一本正经叫了声先生关上门走到沙发旁一屁股坐下拿起茶几上的一次性纸杯喝光里面的温水然后坐正看着他们那位不苟言笑的老大,整套动作行云流水没有一秒的迟疑停顿。
“路飞最近怎么样?”
好了,弟弟经的时间到了。
萨博清了清嗓子。
等到他出来的时候,他突然发现自己似乎又在无意间加了个班。

【夜晚】
“番茄涨价了,牛肉涨价了,青椒……嗯?今天打折!诶!白菜特价!”萨博往篮子里扔了四盒青椒四颗白菜,思考了片刻又拿了三根胡萝卜。
省钱,健康,简直完美。
拎着袋子进家门时还沉浸在自己真会省钱过日子的美好心情中的萨博完全没有注意一旁艾斯怨念的眼神。
“全素啊。”艾斯一脸嫌弃地盯着袋子,“路飞可是不会吃的。”
“不能总惯着他。”萨博回了他一句,“蔬菜是必须要吃的,而且这两天的晚饭都是蔬菜。”
晴天霹雳。
前一秒还在沉迷电视的路飞冲到了萨博面前,大眼睛带着些水汽瞪着萨博,抓着他的胳膊轻轻晃着。
“真的没有肉吗!”
“没有。”
晴天霹雳x2。
艾斯摇了摇头,他已经预感到了未来……
“为什么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啊路飞你小点声我头疼。”萨博揉着太阳穴拎着袋子进了厨房,“你不用想了,这两天只有蔬菜。”
沉默。
萨博意识到这意味着要完。
果然身后的路飞正在用委屈巴巴的眼神看着他,撅着嘴一句话也不说,艾斯幸灾乐祸地看戏,萨博只觉得心累。
“……好了明天吃牛肉,但是,今天就是蔬菜了,不吃明天没有肉吃。”
回答是一个勉勉强强地点头动作。
累死我了。
萨博回过身,对准青椒狠狠地切了下去。

【克比×路飞】《海军和海贼》

cp:克比×路飞
【一】
每次说起他和他初遇的情形年轻的海军大将都忍不住笑出声。
彼时他和意气风发正气凛然大众男神这些词相差十万八千里,他认为今生都与这些词无缘,因为他现在只能屈服于海贼苟且偷生。问他怎么上的贼船?就是走上去的啊。此处有一个耿直的微笑。
他不止一次感叹自己命运多舛,想方设法想要逃脱无一例外以失败告终,归根结蒂原因就一个字——怂。
对方是拿着狼牙棒身材魁梧,凶神恶煞的暴力女海贼,而自己就只是个还没摆脱婴儿肥走个路身上肉都能颠荡两下的矮胖男孩。
怎么逃……这不是再拿生命开玩笑吗……
这么想着他开始自我厌恶,明明梦想是成为海军抓海贼,现在却在海贼船上打杂。
勇气啊,反抗啊,逃啊!
然而好不容易有点决心就被人家一个眼神吓了回去。
怂。
【二】
后来在一个晴天碧空万里无云的日子里,一个木桶改变了他的一生。
谁说太阳只会在天上!桶里那是什么!
戴着草帽的少年破桶而出,带着大大的笑容无意间一拳掀翻了体型是他两倍有余的壮汉。罪魁祸首一脸无辜看着躺在地上的海贼对另外两个人说:这家伙睡在这里会感冒的。
“谁害的!”
另两个凶相毕露咆哮着。
“啊,我肚子饿了你有吃的吗?”少年摸着头一副刚刚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转头问已经被吓傻的他。
还有心情问吃的?!你看看你后面那两个都快进化成哥斯拉了!
然后,少年轻描淡写两下子把哥斯拉变成小蜥蜴。
“我肚子饿了!”
怨气要冲破次元了。
【三】
从少年从桶里窜出来的那一刻他就知道这不是普通人,可是他可从来没想过这位仁兄的目标是海贼王。
大腿还没有亚尔丽塔胳膊粗了你仿佛在逗我!
“不可能不可能不可能!”他抱头哀嚎,“怎么可能成功!那是所有海贼追随的目标,绝对会死的!”
然后他就被一拳头打得咬到了舌头。
“你打我干嘛……”
少年咽下嘴里的食物云淡风轻又理所当然地回答:“我想打。”
“啊……嘛……反正我已经习惯了……”
“我和你说。”他抬起头看向少年,看他严肃了神情,他注视着手里草帽的眼有光,“我要成为海贼王,就要为了这个而努力,就算死,也没关系。”
仿佛是天空惊雷惊醒沉睡不醒的野兽,少年眼底似乎蕴藏了太阳的光辉,看得炫目却不想挪开眼珠。
“我也可以吗……”
已经上了楼梯的少年闻言回头看他。
无数次个夜晚的梦寐以求,被懦弱外衣包裹住名为勇气的东西抬头嗅着空气中的希冀。
“我,我想成为海军!抓坏人是我的梦想!我可以吗!”
声音嘶哑双腿颤抖,紧握的拳头还带着些许恐惧,如此没有说服力的样子,少年却笑了。
“没什么不可以啊。”
【四】
世界上有两种人,愿意回忆过去的和不愿意回忆过去的。
克比属于前者,赫鲁梅博属于后者。
后者把自己的过去当作黑历史这辈子不愿意再提。
前者的历史似乎比他还黑,自己走上海贼船这种事并不多见,可是他却感激这个愚蠢的错误。
他想,一定是老天安排的,不然他不可能遇到他。
直到分别之前克比都是再被少年帮助,揍得几拳虽然疼,可是……
克比抬头看云,也许哪片云曾路过少年眼前如今到了他这里。
赫鲁梅博说他奇怪样子像在思念家乡漂亮姑娘。
克比脸红了,他不能说,他这幅思念心上人的样子是在思念一个男孩子。
【五】
在少年的帮助下他成为了海军,从打杂小兵到军曹鬼知道他经历了什么。此处有一个迷之微笑。
第二次见到他的时候克比已经看不出曾经那个畏畏缩缩的男孩的影子。谁也不曾想到浑身赘肉的小胖子真真是个潜力股,长高了变帅了,眉宇间虽还是满载青涩,却能读出成长的痕迹。
“克比,你变得更勇敢了。”草帽少年笑得心满意足,黑亮的眼睛和初见时一样闪着光。
他读出少年眼里对他的期待,他永远不可能忘记在那艘船上,少年坚定的笑容何等的耀眼,他从那时起也就陷入了这个温柔的陷阱,追逐着少年的背影从不曾想过放弃。当他知道少年打败了cp9时他满眼的敬佩。
追上他,超过他。
“总有一天,我,我会坐上海军大将之位!”他对着那人喊出这句话,他战胜了内心却没帅过三秒。
“对不起!一见到路飞先生就开始得意忘形胡说八道了!”跌坐在地上慌乱挡住脸,有没有可能,少年会告诉他,他根本不可能成为大将?
可是,那人可是蒙奇.D.路飞。
“噢,我会等你的,能和海贼王决斗的,可就只有大将了。”
蒙奇.D.路飞一直坚信克比无所不能。
【六】
现在,他是海军大将。
现在,他是海贼王。
可是,他没有等他。
【七】
在他成为大将之前青年实现了梦想当上海贼王,那时整个世界天翻地覆。
他去找他了,这是他在顶上战争之后第一次站在他面前。
被一拳揍趴下的记忆还在。
“路飞先生,我……”
“来抓我的吗?”青年歪头看着他笑,化不开的疲惫,诉不禁的不从心。
太阳,终究也会落山。
“我要死了。可是我答应你要等你成为海军大将然后打一架的。”
艳阳毫不吝惜地散发光和热,海浪拍击着峭壁岩石的声音一下一下不绝于耳。青年的声音似二月枝头的残叶脆弱易碎。
“我马上就成功了,你再等等我好吗?我真的会当上大将,等我好吗?”
“我一直相信,克比什么都能做到。”他慢慢走了过来,抬手拍了拍年轻海军的肩,“克比你长得好高啊。你还记得你以前是个”
“浑身赘肉的爱哭鬼。”他笑着接了青年的话,他不知道现在自己是什么表情,他能感到眼底的湿润,有什么在一点点崩溃。
“哈哈哈哈,现在的克比再也不是浑身赘肉的爱哭鬼了。”青年眯起眼睛,露出大大的笑容,“克比是海军大将。”
阳光有些刺眼。
揉了揉眼睛的克比这样想着。
【八】
克比成为海军大将的那天,海贼王蒙奇.D.路飞闭上了眼睛。
【九】
赫鲁梅博以为克比会大哭一场,可是克比表现的却很淡定。
“因为路飞先生说,我不再是爱哭鬼而是海军大将。”
“所以我不能哭。”
【十】
克比追逐着蒙奇.D.路飞的背影,路飞从来没有停下脚步等他。
可是克比知道,走在前面的路飞先生永远都在等他。
蒙奇.D.路飞也知道无论自己走多快,克比总会追上他。

【冷cp:布鲁克×路飞】《井边的恶魔》

cp:布鲁克×路飞
【一】
你很早以前就在这里了。你是一个恶魔,在选择自己住处的时候选择了这座山的这个地方,因为那口枯井很漂亮。
你记得刚来的时候这口井,也就是你的住处里有一面破损的大镜子,不过后来被你砸的变成了渣渣,因为你被自己吓到了。不过后来,镜子也是没有意义的东西。
你记得刚来的时候这里风景很美,特别是有太阳的时候格外美丽,不过,后来也看不到了,因为你自己制造了浓雾让这里不见天日。
因为你被诅咒,你再也不能看到太阳了。
你结界里的树木因为没有阳光相继的死亡,你渐渐不知几年过去了,你不知外面世界现在究竟变成什么样。
你没有朋友甚至说是除了自己意外的人,啊如果你这个样子算是人的话,你一直都是一个人。可是你告诉自己没关系,每天唱歌自己玩也挺开心。
后来,你看到村民误入,兴奋到了手舞足蹈却还没说完嘴里的问候就看到他被吓的屁滚尿流逃下山去,你伸出的手停在半空,片刻之后,你缩回手,看着自己的手你难得沉默了。
然后,你就回了自己的井里发呆。
【二】
不知道是几天之后,反正时间不短你从井里出来了,依旧唱歌跳舞自己玩,好像那个村民从来没出现过一样。正当你靠着树倒立的时候,却突然发现,不远处一个男孩正看着你。
你就保持着倒立的姿势沉默了。你的脸看不出表情,眼睛看不出眼神,可是,你知道自己现在很紧张。
装死好了,也许不会吓到这孩子……也许他没看到我刚刚在动。于是你开始了自我催眠。
男孩歪了歪头向这边靠近,你紧张的肌肉都绷紧了。啊,你没有肌肉。
“你为什么不唱歌了?”男孩开口说到。
“诶?”你想眨眼,却没有眼皮,你只能用空洞的眼眶盯着男孩。
“哦哦哦,果然会出声呢!吶呐你唱的歌很好听,再给我唱一边吧!”男孩说着,露出一个大大的笑容。
好像以前也有过这种感觉,你想。
你慢慢地站了起来,看了看男孩的笑又抬起头想看看天空,可惜雾太浓。
“好啊。”你说。
想一直看这种笑脸呢。
你们玩了很久,自己发明的骷髅笑话让男孩笑的停不下来,他挂在你的身上问东问西,好像很在意你能不能拉屎这种问题。
我可以的。你回答说。
之后,你似乎是觉得时间太久了,你问那男孩知不知道下山的路,那孩子摇了摇头很诚实的承认不知道。
你有点好奇他是怎么找过来的了。
“我看到了雾就进来了,然后听到你在唱歌!”他高举双手做欢呼状,“所以我不知道怎么下山!”
神情自豪,完全没有紧张感。
“那我把你送到迷雾的边缘吧。”你说。
然后你伸出了手,却又缩了回去,你转身走,刚想回头告诉他跟紧你却感觉到了左手有不属于自己的温度。
孩子的小手就这样抓住了你的手。
“怎么了?”他抬起头看着你,大大的眼睛里没有恐惧没有畏缩没有强装的镇静,你能看到他黑亮的眼睛里的你。
“没什么哟。”你握住他的手,带着他向前走。
你从来没觉得自己设下的浓雾结界这么小,很快就到了边缘,你不能再走了,你松开了他的手指着不远处的亮光说:“那里就是出口了。”
“谢谢你!对了,你叫什么名字?”男孩问到,“我叫路飞!”
“我叫布鲁克。”
“哦哦!再见,布鲁克斯!”说完男孩转身向着亮光跑去,中途还回头挥了挥手。
你的手举在半空中直到男孩的背影消失很久才放下。
“是布鲁克哟……”
你第一次觉得自己是活着的。
【三】
后来,那男孩经常来找你。你们一起玩,一起唱歌,你对他说着本来没有人会听的骷髅笑话,看着他露出大大的笑容,之后,你会拉着他的手把他送到结界边缘,然后道别。你也在看着他一点点长大的同时知道了时间的流逝。
“吶呐布鲁克,”已经成为少年的他依旧拖着软软的声音,“你为什么不能看到太阳呢?”
你犹豫了,这是你第一次面对他犹豫了。他也没再说话,只是用黑亮的大眼睛看着你。
“我的影子,在很久以前被人夺走了。”你开口说道,“我参加过恶魔们的战争,我的伙伴们都死了,我的影子也被夺走了。”
“这样啊……”
然后,你们之间难得陷入一阵尴尬。
你依旧像是往常一样送他到了结界口,只是这次,少年突然转身拥抱了你一下。
如果我有心脏,他一定要跳出来了。你想。
“我要去参加战争了。”他说,“人类和恶魔的战争。你放心,我一定会回来找你的。”
你沉默了,你感觉自己的骨架都在抖,你紧紧抱住这个少年。
“我等你。”
那之后,你第一次知道时间的可怕。
【四】
你又陷入了之前一个人的状态,只不过,你没有办法再次唱歌跳舞自己玩了。
如果一直孤独,你会不觉得孤独可怕。
你怕那少年再也回不来了。
你第一次觉得,不知道时间的流逝是如此的可怕。
【五】
有鸟飞了进来。
大概春天了吧。
他没有回来。
【六】
感觉有风从身体穿过。
可能冬天了吧。
他没有回来……
【七】
这天,你听到了脚步声。
你从来没有这么激动,你从井里冲出来却发现眼前的,并不是那个少年。
“你是布鲁克?”绿发青年面无表情地问道。
“正是,啊,还没请教您的名字……”
“不用知道。给你这个。”青年说着递给你一个小小的贴着封印的瓶子,“路飞让我给你的。”
你如果有表情,那也是无法形容的表情,你抓着青年的手一遍又一遍问他在哪,他好不好,他……
“他死了。”青年依旧面无表情地回答,声音却不可抑制地颤抖,“他告诉我,一定要把这个给你,然后告诉你那个什么莫利亚已经被打败了,他不能遵守约定了对不起。”
有什么倒塌了,发出一声轰鸣地巨响消失了。
“谢谢您,我带您出去吧。”你听到了自己麻木的声音。
【八】
送走了那个青年之后你回到了井边,看着手里的小瓶子沉默了。
“我去找你……路飞桑……”
你在一棵树下挖了个坑,把瓶子埋了进去,然后你最后看了一眼那口井,转身走了。
你的目的地是有他在的地方。
这条路很漫长,你的左手再也没了温度,耳边再也没了一个人拖着软软的声线谈天论地。
一个人太可怕了。
再也不想要一个人了。
【九】
你向着那个亮光走去,没有丝毫的犹豫,你感觉到你的身体在一点点被那光吞噬,你并不在乎,因为你早就被光包围,只不过,那光换了地方等你。
你张开了双臂走出了结界,阳光灿烂万里无云,绿树青草远处的池塘波光粼粼。
身体在一点点消失,你拥抱着太阳看着天空。
空洞的眼眶流不出泪水,可你知道你哭了。
“真美啊,太阳。”
渐渐消失的视线里,你仿佛看到了那个男孩对你笑着。
“就和你一样啊,路飞桑。”
风吹过,带走了一片尘埃,阳光普照了整座山,只有一片寸草不生的枯林。
没有了迷雾,没有了骷髅。
【十】
如今,枯井边的恶魔,不过传说罢了。

无题

意义不明小短片,就是重新看《z》时,从龟仙人说的“如果悟空变成了最强没有了敌人他会怎么样”那句话想到的……后来也想了想在弗利萨篇前后悟空和以前比有没有变化,很遗憾没有……以前的他就一直在地球四处闯荡寻找强者,现在也是,不过舞台不再是地球。悟空越来越强,离得也就越来越远,也许有一天,他就再也不会回来了。

悟饭最后一次看到他的父亲是在包子山的一个寂静的草地。那时悟空背对着他,他看不到父亲的表情,也感觉不到父亲的气,好像眼前的人已经死了一般。
那时悟饭已经27岁了,可是他依然忍不住想冲过去抱住他的父亲哭闹的冲动。他看着父亲的背影,他知道他的父亲在看遥远的,他们所不能到达的地方,他知道他的父亲向往着那里。
“你又要走了吗,爸爸?”他费尽力气让自己的声音不去颤抖,平稳得像他刚刚在问你有没有吃饭一样。
“啊……”男人说话了,他没有动作没有回头,也没有让自己的气恢复常态,依旧压得很低,悟饭知道他在把自己藏起来,在所有人都不知道的情况下再一次消失。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的?”
“因为我是你儿子啊。”悟饭轻声说,他向前走了几步,在离男人只有一臂的距离时停了下来,“你要躲在这里,然后某天突然消失,对吗。”
男人没有说话,他依旧站在那里。悟饭站在他身后,他在等他的回答。
“是的。”悟空声音不大,可是让悟饭觉得心脏猛地抽痛。
“为什么。”
“我想更强。”
“你已经是宇宙最强了,你还想要什么?!把你的时间,把你对强大的追求分给我们一点不行吗?”
“悟饭,”悟空转过身来,他平静地看着他的儿子慢慢抬起手按住他的肩,“你们有危险时,我会回来的。”
“难道没有你就不回来了吗?”悟饭冷笑了一声,他的精心伪装的平稳在男人的注视下一点点崩塌瓦解,“你知道吗?我没有一天不再后悔那天我打败了沙鲁,让你觉得我可以守护地球,让你觉得我已经很强大你没有理由再留在地球上,让我们把你留住的手段都没有,你知道那七年我是怎么过的吗?你随随便便拒绝复活你在乎过我的感受吗?你从来不在乎,你只在乎变强,你只在乎战斗。”悟饭狠狠地挥开父亲的手,他看着对方的脸,极力控制自己不去揍他。
“你们会习惯我不在的日子,毕竟我除了战斗,没有其他作用了不是吗?”孙悟空顿了顿,继续说:“我不会工作,不会帮忙做家务,我甚至不能理解感情是怎么样的。例如我知道你是我的儿子,可是我不知道要怎么待你才算是一个父亲应该做到的,短笛曾经说过我不适合做一个父亲,我想是的。你应该不会忘了我把你推上去和沙鲁战斗时的事了吧?我从没有那么像一个纯血赛亚人过,因为我当时不是在担心你,而是在担心这场战斗会毫无趣味,因为那时你比沙鲁已经强了太多了。”
悟饭抬起头看了看天空,他仿佛看到了一个男人坐在黄色的云朵上带着一个男孩四处游玩。眼前说着自己不会做父亲的男人却给了他无法替代的父爱,他永远记得把那时弱小的他护在身后的男人的背影是多么让人安心。
什么时候事情变成这样了,什么时候他的爸爸变成这样了。
“父亲,”悟饭低下头,强大的气一瞬间爆发出来,脚下的草地瞬间成了荒芜,“和我战斗吧。”
然后他输了,输的很惨,他用了全力,几乎是在抱着杀死对方的心情去攻击,可是他还是输了。
他躺在地上,他的父亲坐在他身边看着他,金色的头发在太阳下何其耀眼,碧色双眸好似映照了整个宇宙。
“你还是要走吗?”
“啊……”
整个世界似乎安静,男人退了超赛化,又把气压到了最低。
“爸爸,我不要你走。”
孙悟饭哭了,他抓住父亲的衣角毫无形象的哭着,仿佛他还是那个胆小的只会哭喊爸爸的四岁孩子。
“别哭了。”
悟空轻声说着,他也躺了下来把儿子抱在怀里,悟饭把脸埋在父亲的怀里,死死抓着他胸前的衣服号啕大哭,一遍又一遍叫着爸爸。悟空轻轻地拍着他的背,一遍又一遍回答着悟饭我在。
他不懂怎么做一个父亲,可他又在做着每个父亲一定会做的事。
“你还是要走?”
“嗯。”
“你走了会记得回来吗?”
“记得。”
“那就走吧。爸爸,别忘了你说过回来。”
“不会忘的。”
之后,孙悟空再次离开了地球。
龟仙人曾经担心过,没有了对手的孙悟空会变成什么样。
他没有变得暴虐,没有变成杀人魔。他的强大带来是一次又一次的离别。
“放他走吧,”龟仙人拉住感觉到悟空的气想要冲过去的克林,“没有人能拦住他。”
十年后。
37岁的孙悟饭回到那片草地,当时被破坏的草地早就恢复原状,他站在曾经他父亲站的地方看着他父亲曾经眺望过的不知道在哪的遥远的地方。
然后,他感觉到一股强大的气,他没有回头,他知道那是谁。
孙悟饭笑了,笑着笑着眼泪就下来了。
下一次的分别,又要来了。